中芯高层地震,不得不说的丑陋恩怨
2020-12-18 09:35:25
  • 0
  • 0
  • 1

来源:微观系列   原创 江平舟

半导体的圈子很小,玩来玩去就那么一批人,有点恩怨的,一辈子纠缠不清。

昨天中国大陆最大半导体代工企业“中芯国际”发生大地震,作为“中芯”第三代技术掌门人的梁孟松居然闪电辞职了!

之前在文章《中芯三剑客》里详细介绍过大陆用了整整二十年时间,培养了这家被寄予厚望的半导体大厂,“中芯”关系到的是整个国家的高科技未来。

没看过的朋友可以先去看一下《中芯三剑客》,中芯能走到今天非常不容易,而且在第三代掌门人梁孟松的带领下,中芯在前沿科技上的追赶非常快。

梁孟松上台前,中芯与台积电的技术差距大概是五年

梁孟松上台后,已经把这个差距,追近到只剩两年了

而且这还是在美国不断打压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大背景下,梁孟松依旧能领着中芯,在高新技术上往前追、往前跑,这是非常难的。

然而昨天,梁孟松的一封辞职信,看的人很气愤。

下面这封辞职信,大家注意我所划出的红线部份

梁孟松的辞职信,主要讲了两点:

第一,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为中芯付出了那么多,你们居然这么对我!

梁孟松确实为中芯付出了很多,他也完全有资格这么说。

他带领2000人工程师团队,三年时间,日以继夜的工作,几乎不休假,完成了整整五个世代的技术追赶,在美国对中国穷追猛打,封锁关键“光刻机”不给中国的前提下,依旧能把7纳米技术给搞出来。

明年四月7纳米就会进入风险量产!

大家可能不理解这个东西有多难,我打个比方,梁孟松就是芯片制造领域的钱学森。

当年钱老也是在美国的各种技术堵截下带领团队实现了伟大的“两弹一星”工程,为我国在火箭、导弹、航天等高科技领域,做出巨大贡献。

梁孟松同样为中国在半导体领域的追赶,做出了巨大贡献。

尤其是在当下,半导体是美国把中国掐的最死的高科技领域,这个领域的突破直接关系着中美竞争的胜负!

但不同的是,中国人不忘钱老,却要逼走梁孟松,这就讲到了梁孟松辞职信中的第二个重点:愤怒

(下面信,划红线部分)

梁孟松在辞职信中说,12月9号,突接到董事长电话,告知蒋尚义将出任中芯副董事长。

对此梁孟松的反应是,错愕!不解!(就差骂娘了)

事前梁孟松对这么重大的人事安排一无所知,让他深深感到不被尊重和不被信任。

于是决定辞职。

梁孟松和蒋尚义(左),不说是死敌吧,但关系很不好,两人的仇怨和梁子,结了很多年。

我们拿三国的事来比喻一下,你就懂梁孟松有多愤怒了:

你能想象有一天孙权突然对周瑜说:“公瑾啊,明天开始东吴的大都督就由孔明来当了,你当副都督,你们两个要好好合作啊。”

这是不是听起来非常荒谬?但中芯就是这么个操作,他居然找了一个和现在领队梁孟松有“仇怨”的人,来领导梁孟松。

梁孟松在中芯管研发管的好好的,突然看见来了个死对头,还要来当公司副董事长,你说他会是什么心情?

没有被气得当场吐血,已经算好的了吧。

外界都报道说,“蒋尚义”和“梁孟松”是师徒,把蒋尚义找来,就是师徒合力帮助中芯腾飞

这简直是胡说八道!

这是对半导体这个小圈子的不了解。

蒋尚义和梁孟松两个,怎么可能是师徒,我上面说了两人不是死敌就不错了,还师徒?

1987年张忠谋回台湾搞起了台积电,1992年梁孟松作为优秀人才加入,当时梁孟松刚过完40岁生日,这个技术天才被张忠谋招入麾下后,立刻担任台积电研发资深处长。

梁孟松在研发处长职位,干了五年,他将台积电的芯片制程技术从0.8µm(微米),提升到了0.3µm,完成了当时技术上的重大突破。

也是在1997年这一年,张忠谋又找来蒋尚义加入台积电,担任台积电的研发资深副总。

这么一来,蒋尚义等于是当了梁孟松的顶头上司,可能这也就是让外界误会,两人是“师徒”的原因吧

但实际上,梁孟松对蒋尚义多有不满,梁孟松是个略显死板和严肃的工程师,不太会搞人情世故,一心一意扑研发和创新。

梁孟松笑起来也不好看

相比之下,蒋尚义在台湾就有一个知名的绰号一直陪伴着他,半导体行业知名的“笑面虎”。

蒋尚义一贯是温文尔雅,经常脸上带着微笑,,看起来为人和善的样子,但在台湾半导体圈子私底下都称他为“笑面虎”。

因为蒋尚义这个人看起来温文尔雅,很好亲近,实则野心非常大,充满着企图心,他几乎不把半导体圈的任何人放在眼里。

唯一一个能让蒋尚义服的人,就只有张忠谋,他的眼里只佩服张忠谋,其他圈子里的人根本都瞧不上。

而这也为后来,蒋尚义负气出走台湾,来大陆发展埋下伏笔(因为蒋尚义认为他100%接班张忠谋的,谁知道,张忠谋最后没让他接班,但这是后话)

梁孟松是“技术狂人”,一门心思搞研发,人比较不好相处。

蒋尚义是“笑面虎”,看起来很好接触笑嘻嘻的,实则野心巨大,谁也看不上。

在“半泽直树”里面有一句著名的话,叫做:“下属的功劳归上司所有,上司的过错由下属承担”

从1997年开始蒋尚义负责带领整个台积电的先进制程研发,但研发的最核心团队,以及最核心的技术领导者还是梁孟松。

当然研发团队的成绩很好,领导研发团队的蒋尚义很风光,但是看在梁孟松眼里就会觉得,我辛辛苦苦搞出来的东西,功劳却全被你蒋尚义给占了。

梁孟松的心里,是不服气的,他认为自己的功劳才是最大的,而不是蒋尚义。

梁孟松认为,蒋尚义把自己辛苦的功劳拿去向张忠谋邀功了。

这是两人结下的第一个大梁子。

而且梁孟松也非常反感外界把蒋尚义看作是他“师傅”

什么“师傅”,简直胡说八道。

梁孟松比蒋尚义早进公司五年,从谁先进公司的角度来看的话,梁完全是蒋尚义的“前辈”。

梁孟松这辈子只认一个人是他师傅,那就是“胡正明”

胡正明,也是真正的技术大牛。

胡正明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教授,当年梁孟松在伯克利分校就读时,师从胡正明。

胡正明也视梁孟松为“最得意门生”。

胡正明和梁孟松,才是一对真正的师徒,两人的师徒关系非常好,常年保持联系。

但坏就坏在胡正明和蒋尚义,居然是同学

当年胡正明在“台大电机系”读书时,蒋尚义和他是同班同学,两人的同学关系一般。

但就是这么一层关系在,让蒋尚义觉得梁孟松从辈分上来看,是低一等的。

蒋尚义想着,你师傅和我是同班同学,你师傅和我才是同辈,那么你呢,和我可“差着辈”呢。

这无形中加深了在台积电时期,蒋尚义看轻了梁孟松。

而梁孟松这人,自尊心又很强,技术狂人嘛,他觉得自己才是“率先进公司五年”的前辈,加上蒋尚义善于向张忠谋邀功,梁孟松认为抢了他功劳,两个人的关系就一直不太好。

到了2001年,张忠谋请来大牛“胡正明”担任台积电的技术执行长。

张忠谋的这一行为,等于是极大增强了梁孟松这边的力量

在台积电内部,实质形成了“蒋尚义派”和“胡正明派”的竞争。

这一直是张忠谋的管理哲学,有点像古代的皇帝,对内部必须要搞权力制衡,不能让一家独大,要搞激烈的内部竞争。

梁孟松见老师来了,自然高兴,立刻投入麾下,这两派人物就在台积电内部展开竞争

如此竞争,也让台积电的技术提升的更快。

台积电迅速发展壮大后一个大问题浮现出来,这个问题也是后来那么多原先的“台积电人才”纷纷投靠大陆的重要原因。

那就是“接班人”问题。

张忠谋就是台积电的皇帝,可皇帝老了(张是1931年的)总该想想谁接班吧。

那么台积电内部,就有一批多年跟着公司冲锋陷阵的元老想着接班。

当年最有可能接班张忠谋的,当然就是蒋尚义。

蒋尚义可能自己也觉得,我为公司干了这么多年,功劳那么大,而且我和老张的关系非常好,我不接班谁接班?

蒋尚义和张忠谋的关系有多好呢?这说起来又是一段故事

张忠谋70岁再婚,老婆是小他13岁的张淑芬。

两人认识了15年,80年代张忠谋是台湾工研院的院长,而张淑芬是办事处主任,张淑芬的老公“吳丁凱 ”则是下面化工所的所长。

张忠谋40岁就和前妻分居了,一直到1990年才正式签字离婚。

也就是说张淑芬和张忠谋两人相识的时候,都是有家庭的人。

而在这里面,还夹着一层关系,那就是张淑芬的前任老公“吳丁凱”,和“蒋尚义”关系很好。

那这样一来,就有意思了。

张忠谋对张淑芬“有情愫”,张淑芬老公和蒋尚义关系很好

而“张忠谋”和“蒋尚义”又是直接的上下级

最后张淑芬和老公吳丁凱离婚,2001年张淑芬和张忠谋结婚,蒋尚义在里面所扮演的撮合角色,就很重要了。

毕竟蒋尚义对“两边”的两个家庭,都非常熟悉,可能最终撮合张忠谋和张淑芬走到了一起。

我们不是说这有什么不好,张忠谋和张淑芬相爱结婚,相差13岁也没什么,社会上老婆比老公小二三十岁的也屡见不鲜。

我们想提的是,张忠谋和蒋尚义的关系,他不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两个人的私交非常好。

这也是为什么在台积电内部,提起来大陆发展的邱慈云,梁孟松那都被骂是叛将、叛徒。

可提到同样来大陆的“蒋尚义”,大家都是祝福“蒋爸”,在大陆开辟一片新天地,祝福“蒋爸”好好去好好回。

就是因为张忠谋和蒋尚义这层“特殊的私人关系”。

但张忠谋毕竟是管理者,在公司的接班人问题上,他不会看私人情面。

虽然蒋尚义觉得,接班张忠谋于公于私都无可厚非。

于公,我掌管台积电技术研发那么多年,战功彪炳,帮助台积电打下一片新制程天地。

于私,我和Morris(张忠谋英文名莫里斯)关系多铁,和他老婆和他家庭的关系也非常好。

这个接班人,怎么看也都是蒋尚义的。

但是在张忠谋眼里,蒋尚义什么都好,唯独有一点不行,这一点也是张忠谋很在意的。

那就是蒋尚义,太老了

蒋尚义1946年的,今年74岁了

张忠谋1931年的,今年89岁了

80多的交班给70多的,张忠谋觉得这不利于公司未来的长远发展,毕竟交班给70多的人,用不了几年,不是又该交班了?

就是这个最大原因,张忠谋想在“1950后”里面挑接班人,最后在“刘德音”和“魏哲家”里,挑了魏哲家。

2006年,张忠谋和蒋尚义交心会谈,在经过一次长时间的恳谈后,蒋尚义知道自己接班无望了,内心很是失望。

于是他提出辞职,最后张忠谋说服他,去台积电的子公司养老,还给了蒋尚义丰厚的待遇。

于是蒋尚义无奈去了台积电子公司,主要负责封测的“精才科技”。

这就很像皇帝让过去带兵打仗的将军,离开京城,去外面的小地方当个官,给你厚禄,让你安心养老,别再来管中央的事了。

蒋尚义2006年退休,在“精才”养老,可到了2009年,皇上突然一封急诏,连夜把蒋尚义又招入京城。

皇上的“急诏”上只写了四个字:

“孟松要反”

话说这2009年,对台积电真是多事之秋,主要还是因为接班人问题,搞得内部内斗非常激烈。

蒋尚义原本是“研发副总”,总管研发,可2006年被请出京城,去子公司养老后,他那“研发副总”的位置就空了出来

于是,围绕着这个副总的位置,展开了一场厮杀。

张忠谋的意思是,继续搞“内部竞争(斗争)”,把研发副总的位置,一拆为二。

让两个人主管台积电研发部门,让他们内部自己展开竞争。

其中一个候选人已经定了,是罗唯仁,而另一个就在梁孟松和孙元成里面挑一个。

那么究竟是“梁孟松”还是“孙元成”去当研发副总呢?

梁孟松是公认的“半导体奇才”,可性格不适合当领导。

孙元成为人较为圆滑,也非常熟悉整个半导体的研发,张忠谋偏向于让孙元成去当另一个“副总”。

这让梁孟松非常不满,原本在蒋尚义手下干,经常被抢功劳就很不爽了,今天好不容易熬到蒋尚义走了,论资历,论能力,怎么说都应该是梁孟松当这个研发副总。

台积电的高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过这么一句话:“梁孟松非常能干,但是个性上有时候……”

话只说了一半,但意思很明白了,梁孟松落选了。

张忠谋知道梁孟松心里很不爽,于是亲自找到梁孟松,希望他去完成一个更大的任务。

台积电当时有一个秘密计划,开展“超越摩尔定律计划”,英文为“more than Moore”

张忠谋认为,这是未来五十年半导体产业的大方向。

只有能“超越摩尔定律”的公司,才是能掌控未来的科技公司。

张忠谋打算让梁孟松这个奇才,去负责台积电这项最重要的未来计划。

但是在梁孟松心中,哪里听得进去什么“超越摩尔定律计划”啊,梁孟松心里,只有愤恨与不满。

在蒋尚义手下吃瘪那么多年也就算了,如今孙元成都爬到自己头上了,梁孟松这时可谓是去意已决。

他告诉张忠谋,自己想去韩国教书,在韩国成均馆大学当访问学者。

(成均馆大学是韩国历史最悠久的大学,据说历史可以追溯到1398年)

张忠谋极力挽留梁孟松这个重要人才,但梁孟松却心灰意冷。

最终梁孟松半推半就的在台积电的“超越摩尔办公室”呆着,那段时光,被梁孟松自己形容成:“最黑暗的时候”

梁孟松在后来的法庭上曾哭诉过这段经历,他说:

“我在超越办公室几个月,完全不受重视,也无事可干,大家都知道我被下放了,被冷落了,我也不敢再去员工餐厅,我怕见到以前的同事,以前的同事也怕见到我,我觉得非常丢人,没脸见人,我对台积电付出了那么多,他们最后就这么对我,把我安排去一个像冷宫一样的办公室。”

如此的绝望和心灰意冷,更坚定了去意,加上韩国那边不断花重金派私人飞机来邀请梁孟松。

当时梁孟松嘴上说想去韩国教书,但根本不是。

梁孟松的老婆是韩国人,过去在韩国的航空公司当空姐。

这个空姐老婆非常厉害,正是她不断在梁孟松耳边吹枕边风,帮助梁孟松与三星牵线搭桥,最后完成了把梁孟松挖去三星的大目标。

梁孟松离开台积电去了三星后,让三星的技术突飞猛进。

梁孟松到三星后短短三年,从2011-2013,三星就完成了从45纳米,飞速迈入16纳米的光速技术追赶。

最终让张忠谋在2015年的大会上承认,在16纳米的技术上,三星确实超越了台积电。

紧跟着,三星又抢在台积电之前,进入14纳米。

科技是残酷的,只有最顶尖的产品才能赢得最大的市场

就好比手机芯片,各大厂商的旗舰机用的肯定是制程最先进的芯片。

当台积电还在16纳米时,三星已经抢先迈入14纳米,这就直接导致了当时苹果6S的A9芯片订单,被三星抢去了大半(这笔苹果订单至少让台积电损失10亿美元)

台积电成立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生死存亡的威胁。

苹果订单,是台积电盈利的绝对大单,这笔大单被三星抢走,直接关系到公司的存亡。

你就可见梁孟松有多厉害。

而在2009年,当梁孟松加盟三星的消息传到张忠谋耳朵里时,张忠谋就知道大事不好。

于是他紧急召回在子公司退休养老了三年的蒋尚义重回总部,蒋尚义拿到“孟松要反”的圣旨时,也非常兴奋。

圈内人称“笑面虎”的蒋尚义是有野心的。

这一回,他重回了台积电的权力核心。

重回台积电的蒋尚义担任了台积电副总经理兼运营长,更兼最重要的董事长顾问(也就是张忠谋的私人顾问)

蒋尚义回到台积电的唯一任务,也非常明确,就是阻止“梁孟松”帮助三星对台积电的技术赶超

那怎么阻止“梁孟松”呢?蒋尚义主要用了两招。

一招是,技术战,在技术上加大投入,继续保持对三星的技术领先。

另一招是,法律战,对梁孟松和三星提起侵权诉讼,控告梁孟松窃取公司机密。

这也是为什么上面说梁孟松曾在法庭上哭诉的原因,正是在蒋尚义的主导下,台积电对梁孟松发起了多起法律诉讼

自此,梁孟松和蒋尚义这两人,结下了第二个大梁子,而且这个梁子,可比第一个要大得多得多。

在外面人看来,梁孟松是“三姓家奴”(台积电,三星,中芯,这三姓),而蒋尚义自从2009年重回台积电后,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对付“梁孟松”。

于是在之后几年,蒋尚义就不断的从法律上,舆论上等各个方面对梁孟松展开“追杀”。

台积电控告梁孟松侵犯商业秘密罪,官司打的旷日持久,中间梁孟松与蒋尚义的恩怨情仇纠缠不断,相互敌视。

试想,一个整天追着你告的人,你会不恨他吗?

一审判决,台积电败诉,台积电不服上诉

二审判决,梁孟松败诉,梁孟松不服上诉

终审判决是,梁孟松败诉:梁孟松必须离开三星,并且不允许以任何方式再为三星提供任何服务。

梁孟松离开了三星,但他这种顶级人才,有的是人抢,中芯早就布局要挖梁孟松来,梁孟松离开三星后,就来到了中芯,主管中芯的先进制程研发。

从2017年到2020年,在梁孟松和他庞大的工程师团队的努力下,中芯的半导体工艺技术有了突飞猛进。

奇才梁孟松,名不虚传。

中芯为了感谢梁孟松,也在今年五月发布了下面的公告。

中芯国际向包括梁孟松在内的8名董事授出“购股期权”,给购股期权等于是“送钱”。

而在这8人里,梁孟松和周子学被授予的最多,都是659117份。

周子学是中芯国际的董事长,梁孟松和周子学被授予的一样多,足可见梁孟松对中芯的重要性与董事长相当,也表达了中芯对于梁孟松的认可。

这是2020年5月份的事,可到了2020年底,突然之间,中芯毫无预警的来了这么一手窒息操作。

他居然突然发布公告,说把蒋尚义请来当公司“副董事长”了。

我不知道中芯做这个窒息操作的目的是什么

外面的人可能不知道“梁孟松”和“蒋尚义”的梁子有多深,可半导体圈内人,尤其是中芯负责挖“蒋尚义”来的人应该清楚,那梁孟松和蒋尚义,就是一山不容二虎,水火不容的两个人啊!

而且中芯事先完全不告知梁孟松,直接把蒋尚义拉进高层后才告诉梁,这等于什么?

这等于是公开羞辱,公开处刑梁孟松。

谁能受得了这种羞辱?

突然,你在圈子里最恨的人来当你的上司了,请问你是什么感觉?

梁孟松虽被台湾方面称为“叛将”,但却实实在在的为大陆的半导体技术进步做出巨大贡献。

可今天做出巨大贡献的功臣就是被这么羞辱的吗?

你让还在中芯工作,和可能想去中芯工作的高科技人才怎么想?

中芯作为大陆的半导体龙头企业,就是这么对待人才和功臣的?

你想要蒋尚义,想要梁孟松,那都可以理解,但你不能做出那么羞辱人的事。

你哪怕事先告诉梁孟松,取得他的谅解,或者你实在想要蒋尚义,也该等梁孟松请辞走人后再把人叫进来

可如今你当着梁孟松的面,把他恩怨多年的蒋尚义请来羞辱他,逼走他。

这做法让人心寒,更让人才心寒。

中国的半导体发展跌跌撞撞,已经很不容易了,可内部居然还在搞这么档子破事!

实在是太丑陋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
上海时时乐 青海快3 湖南快乐十分 上海时时乐 快三投注 快乐赛车 上海时时乐 福建快3计划 韩国1.5分彩 上海11选5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