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芯国际容不下“钱学森”?
2020-12-17 20:08:33
  • 0
  • 0
  • 0

原创 酷玩实验室

中芯国际又陷入内讧了。

昨天深夜,中芯国际曝出大瓜:中芯国际董事长周子学力邀蒋尚义回归,担任副董事长,引爆并未事前知情的梁孟松不满,后者愤而向董事会提出书面辞呈。

目前,梁孟松也已正式提交了辞呈。虽然董事会尚未批准梁孟松的辞呈,但是从此番梁孟松的声明以及历史来看,似乎已无多少回旋余地。

2017年,梁孟松加盟上海中芯国际,在300天内,就攻克了14nm工艺技术的难关,将工艺良品率提升到95%,在此之前中芯国际的生产线连年亏损,产品良品率低,基本上长期没有客户。

如此重量级人物的突然离开,可以说是内部大地震。

都说是蒋尚义的加入导致这场风波,那蒋尚义又是谁呢?

蒋尚义今年74岁,在半导体领域从业45年,是半导体界的领军人物,曾在台积电任共同首席运营官一职。

退休之后他于2016年加盟中芯国际,担任独立非执行董事,三年后从中芯国际离职,担任投资超千亿的武汉弘芯CEO,但项目被曝厂房土建工程烂尾,最后不了了之,蒋尚义也在今年6月从弘芯辞职。

从网上曝光的辞职信中我们了解到,蒋尚义重新回归中芯国际,并且任职公司第二类执行董事、董事会副董事长及战略委员会成员,梁孟松将直接向他汇报。

对于这个任命决定,梁孟松在信中表达感到“不解和错愕”,并表示自己是在12月9日才被董事长告知,此前对此一无所知,觉得已经“不再被尊重与不被信任”。

他还表示,来中国大陆本来就不是为了谋取高官厚禄,只是单纯的想为大陆的高端集成电路尽一份心力,担任中芯国际联席CEO已有三年多来,几乎从未休假。

在他带领的2000多位工程师的尽心竭力的努力下,完成了中芯国际从28nm到7nm工艺的五个世代的技术开发,

梁孟松强调,这是一般公司需要花10年以上时间才能完成的任务。

目前,中芯国际的28nm, 14nm, 12nm, 及n+1等技术均已进入规模量产,7nm技术的开发也已经完成,明年四月就可以马上进入风险量产。5nm和3nm的最关键、也是最艰巨的8大项技术也已经有序展开,只待EUV光刻机的到来,就可以进入全面开发阶段。

信中最后一句话略显悲凉:“我觉得,你们应该不再需要我在此继续为公司的前景打拼奋斗了,我可以暂时安心的休息片刻”。

16日晨,港股中芯国际开市前停牌,15日收报20.25港元。

A股截至午盘,大跌超10%。

对于梁孟松辞任一事,公告称,公司目前正积极与梁博士核实其真实辞任之意愿,任何关于上述事宜的进一步公告将适时作出。任何公司最高管理层人事变动,以公司发布公告为准。

梁孟松是半导体行业的元老,堪称半导体行业的传奇,同时也是帮中芯国际扭转颓势的关键人物,甚至有人称其为中国芯片届的钱学森。

他的离开,一方面给中芯国际的未来蒙上了一层灰。另一方面,也再次揭开了这个中国市值最高芯片巨头,阴暗复杂错综复杂的一面。

01

梁孟松是个天才型人物。

他还在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读博士时,就拥有了超过450项专利。

1992年,梁孟松加入了台积电,担任资深研发处长,一干就是17年。

有内部人士称,梁孟松是台积电前五的研发天才,参与的都是先进工艺的技术研发,更是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的左右手。

2000年,台积电婉拒了与IBM合作研发130nm铜制程的提议,决定自行研究该项技术。

当时的半导体大厂都已经摩拳擦掌的打算研究130nm铜制程,台积电的竞争对手联华电子也一样,所以对于IBM抛出的橄榄枝,联华电子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130nm工艺可以说是在半导体技术世代中,天险障碍最高的一代,主要是因为铜制程、低介电系数等是过去没有使用过的新型材料,这对于半导体制程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虽然说IBM在这方面的研究时间是最长的,但是当时台积电可是有蒋尚义和梁孟松两员大将,在2003年的时候,台积电以自主技术击败IBM,赢得了著名的130nm“铜制程”之战。

一位半导体公司主管说:“如果说发明浸润式显影的台积电微制像技术处资深处长林本坚是光学高手,梁孟松就是在半导体先进工艺模块开发的一流高手。

然而就是这么一位研发人才,在2006年的却遭到了台积电的差别对待。

2006年蒋尚义退休,台积电当时规划两个副总的位置。

当时梁孟松原本以为自己有机会升职,却没想到时任台积电CEO蔡力行挖来他的学长——英特尔前先进技术研发协理罗唯仁,负责先进工艺研发。

另外一个位置则由多年激烈竞争的同事、现任台积电技术长孙元成担任。

同时,台积电还将梁孟松调离了他最喜欢的研发岗位,种种事情让梁孟松萌生了去意。

2009年,怀才不遇的梁孟松离开了台积电,离职前跟公司签下竞业禁止协议,永远不能加入竞争对手(三星)。

从台积电离开后的梁孟松开始了自己的教师生涯,他前往韩国,在一个叫成均馆大学的地方任教。

在那里,他只教一门课,每周授课时间不超过3小时,学生只有10人。

与此同时三星半导体传来了很多好消息,从14nm到10nm,三星半导体和台积电的技术差距不断缩小。

这个时候台积电内部已经怀疑是有人暗中帮忙,但是找不到证据。

恰逢蒋尚义的生日,一封来自梁孟松的祝寿邮件暴露了真相。

一封普普通通的邮件,邮件的后缀地址居然是三星,这也意味着梁孟松已经入职三星。

蒋尚义曝光了这封邮件,通过这个邮件,台积电终于搞清楚了梁孟松近几年的工作。

所谓的成均馆大学,正是三星内部的企业培训大学——三星半导体理工学院(SSIT),校址就设在三星厂区,而梁孟松当时的十个学生其实是三星内部的资深工程师。

从那时起,坊间一直将三星在芯片代工上的崛起,归功于梁孟松的“叛变”。

2011年,梁孟松正式加入三星集团,担任担任研发部总经理,同时也是三星晶圆代工的执行副总。

当时三星正在处于一个由28nm制程转向20nm制程的过程,梁孟松提议放弃20nm制程,直接由28nm制程升级14nm制程。

这其中的要跨越20nm制程和16nm制程,难度可想而知,不过作为一个半导体的技术狂才,加上丰富的经验,最后14nm制程出来的时候,比台积电早了整整半年。

原本苹果的芯片都是来自三星,但由于台积电的芯片要好过三星的,导致了台积电成为了苹果的供货商之一。

三星提前发布的14nm制程,将台积电苹果A9处理器的订单抢走了,同时还拿下了高通的大单。

这件事情让台积电的股价一度大跌,张忠谋大发雷霆,将梁孟松告上法庭。

02

经过长达4年漫长的官司,梁孟松败诉。

法院规定他在2015年12月31号之前,不能以任职或者是其他的方式继续为三星提供任何服务,限制结束之后,也不能到台积电的竞争对手公司工作。

这也是在张汝京受到相似处罚之前,当地法院历史上第一次限制企业的高管。

而从2017年开始,三星的关键技术节点距离台积电的差距逐渐拉开,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梁孟松的实力。

在三星的合同结束之后,梁孟松收到了国内中芯国际的邀请,并在2017年10月加入。

在此之前,中芯国际同样深陷泥沼,长期的亏损导致了其股东内部内讧不断。

我们之前在《国产芯片制造有多烂?十年饮冰,热血难凉》一文中曾写到过——台积电的控诉、股权的分散,历届两届领导人的离开,这些都令中芯国际一度摇摇欲坠。

整个2010年一年,中芯国际亏损了30亿,靠着之前留下的班底,才勉强维系支撑。

但丧失竞争力导致它被台积电甩开的差距越来越大——台积电一年的研发费用,甚至比中芯国际20年的都多。

为了“活下去”,中芯国际只能“捡”台积电剩下的。当台积电升级工艺之后,放弃的那部分市场,中芯国际会接过来。

4G兴起时,台积电都开始用10纳米技术。而中芯国际,才刚刚开始28纳米的量产。

就在这时,梁孟松选择加入了中芯国际。

这个决定就像一把尖刀,直指中国最薄弱的尖端技术研发。

他加入后,仅仅用了298天的时间,就将14nm工艺技术研制成功,并将产品良率提升到了95%,在2019年就实现了量产,整整比2014年《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提前了一年。

与此同时,7纳米的工艺技术也取得了阶段性的进展,正在稳步推进,预计最早在明年就能投入量产。

除此之外,中芯国际2018年向ASML耗资1.2亿美元订购的EUV设备(极紫外线光刻机)在2019年初顺利交付,也为中芯国际的14nm生产线建设奠定了重要的物理基础。

在他的带领下,中芯的工艺技术从以往与台积电三四代的技术代差,现在也缩小到了2代,中芯国际开始承接华为海思14nm订单,市值也一路爆涨至4000亿人民币。

如果说梁孟松用十几年时间,为台积电的半导体霸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又用4年时间带领三星赶上甚至超越了台积电的制程工艺,改变了世界半导体产业的格局。

那么来到中芯国际,他正在复制之前的道路,再次以一人之力推进中国先进半导体制造的进度。

而更让人钦佩的是,作为国际上知名的产业领袖,梁孟松加入中芯国际的现金薪酬竟然只有税后20万美元,当时很多人以为中芯国际的公告少写了一个零,但最后经多方证实后发现并没有。

在知乎上,一位中芯国际的员工给了这样的评价。

有一天过了中午饭点,坐电梯碰到梁,他为人并没有外界盛传的半导体吕布,技术狂人的样子,很和蔼很儒雅,还问了我们没穿外套冷不冷,为啥现在才吃饭,还问了是哪个部门的。普通话很标准,不像一些台湾教授的浓浓台湾腔。

从长远看,摩尔定律已经逼近物理极限,整个集成电路产业体系都面临着重新洗牌的契机。

中芯国际的未来一片大好,但就在这时,梁孟松却因“内部不合”而离开了。

03

内斗,一直是中芯国际过去20年的噩梦。

2009年中芯国际再次败诉,台积电获得中芯国际8%的股权,一跃成为中芯国际第三大股东。

张汝京在这次败诉后,黯然辞职。据称,让他萌生去意的原因还有:

中芯董事会内部不接受他希望与台积电张忠谋谈判和解的主张。

中芯董事会的顾问与美国律师事务所WSGR向董事会坚称,在台积电所举证的60多项专利中,只有5、6项是有问题的,游说要让官司打下去。最后董事会决定采纳主战派的意见。

即便是创始人离职,也没有给中芯国际带来稳定发展的局面。

张汝京离职后,当时江上舟作为张汝京的好友出任中芯国际董事长。在关键时刻,只有他能平衡各个企业内部的股权之争。

江上舟先后找来了王宁国接任执行董事及CEO,找来了杨士宁出任COO。

王宁国,来自中国台湾,曾任华虹集团CEO。杨士宁,来自中国大陆,曾在英特尔和新加坡特许半导体担任CTO。

由于历史原因,中芯国际内部形成了台湾派及大陆派两大派系。

当年张汝京创办中芯国际时,管理层的核心班底基本都是中国台湾人,即使张汝京辞职以后,台籍员工依然占据主要地位。

在这种背景之下,台湾派职务最高的CEO王宁国与大陆派职务最高COO杨士宁,逐渐产生间隙。

在江上舟生前,二人还维持着表面和气,但后来江上舟的辞世,让中芯国际内部派系斗争彻底公开化。

甚至二人公开表态的口径都火药味十足。

杨士宁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可以负责地说,中芯国际在2010年能够扭亏为盈,技术营运团队在市场旺季的高效营运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而王宁国则将这一年盈利主要原因,归结为企业结构调整及全球性的行业复苏。

后来,大股东大唐电信的介入,又加深了分裂。

大唐电信自从2008年入股中芯国际成为第一大股东以后,就逐步表现出了对企业的控制欲。

在管理层中,大陆背景的杨士宁成为了他们的“意中人”。

2011年6月29日,中芯国际股东大会中,王宁国这位唯一的执行董事,竟然仅获得41%的支持率,意外落选董事席位。

这其中的原因,正是大唐电信投下了关键性的反对票。

在王宁国出局之后,大股东大唐电信意图让杨士宁取代CEO,便继续变相要求王宁国辞去CEO职务,但是王宁国不接受。

按照公司治理规则,大唐电信如果要解除王宁国的CEO职务,必须要经过董事会投票。

但董事会中大唐电信仅有2个席位,无法左右董事会决议。

就在董事会为王宁国的去留吵得不可开交之时,内部员工中支持杨士宁与支持王宁国的,也分成了两派相互开火。

中芯国际的内网,成了双方口水战的战场。

为了平息争端,中芯国际不得不将内网关闭,双方又将战场转移到了“百度贴吧”等公共互联网平台接着互骂,至今网上还留有很多“挺杨派”诋毁王宁国的帖子。

作为对杨士宁派系的反击,“挺王派”则曝光了一份杨士宁涉嫌逃税的内部审计文件。

文件显示,杨士宁的年薪逾180万元人民币,但是通过提供发票冲抵个税的方式,支付的税金仅有5万多元。

这一曝光不仅伤及杨士宁,同时也曝光了中芯国际为众多外籍高管避税的潜规则。

为此,身为CEO的王宁国不得不提交辞呈。

事态发展至此,似乎正合大唐电信的意愿,杨士宁似乎可以顺理成章接任CEO职位。但董事会依然未同意,而是从华虹集团空降邱慈云过来出任执行董事兼CEO。

邱慈云曾于2001年追随张汝京创建中芯国际,担任该公司高级运营副总裁,一度被视为张汝京身旁最重要的副手。

杨士宁见自己出任CEO已经彻底无望,也萌生去意。

2011年8月16日,中芯国际发布公告称,杨士宁主动辞职,并将于9月5日正式生效。

最终这场内讧闹剧,以王国宁与杨士宁双双出局作为收场。

如今,时隔9年,联合CEO梁孟松却又公开在临时董事会中震撼性向董事会递交书面辞呈,再度让中芯国际以“内讧”上了新闻头条。

此次矛盾一方面与蒋尚义回归有关,另一方面也被传与中芯国际另一名联合CEO赵海军有关。

台媒《DIGITIMES》还在报道中称,梁孟松与赵海军在共事的几年内也传出过不和的消息,消息人士称两位联合 CEO 在公开场合几乎没有言语交流。

更有消息称,去年赵海军曾在董事会中提议要扩建新产能来满足电源管理芯片PMIC客户的庞大需求,但梁孟松投下反对票,理由是这种成熟制程和产品的利润不好,不如自己负责的先进制程重要。

然而,今年疫情后居家办公、5G等带来庞大的需求,造成电源管理芯片严重缺货,中芯国际也面临产能不足的窘境,这也加深了二人的分歧。

视为中国芯片希望的中芯国际,人才流失率高一直是短板。

据中芯国际《2018 年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数据,2018年中芯国际员工流失率 22%,是台积电的5倍。

“我的上司被因高层派系斗争被赶走了,后来我实在忍不了这种企业文化和管理方式就走了”,不少人因为管理层之争而离开。

“钱少事多”、“收入与工作难度不成比例”是促使很多员工决定离职的主要原因。

也因此,中芯国际被调侃是友商的“黄埔军校”,从那里出来的人大都去了三星、台积电、英特尔等大厂,薪资往往也会翻数倍。

但薪资问题只是表象,根源还在内部管理的种种问题,而这又是中芯国际各方股东利益争斗长期积累的结果。

20年来,中芯国际发展历史上经历过4任董事长、5轮CEO,掌门人几度更替,内争不断。

企业内部派系众多,利益盘根错节,鲜有人能够全身而退。

结尾

梁孟松对于中芯国际的贡献,有目共睹。

2017 年 4 月,梁孟松加入中芯国际,彼时中芯的市值只有 300 亿人民币,接下来的几年,接连攻破 45nm、28nm 到 14nm 等多个关键节点,如今中芯的市值已经超过 4000 亿元。

有接近中芯国际的人士表示,梁孟松确实几乎把中芯国际当成了家,从不请假,他甚至在一个房间里准备了床铺。

如果梁孟松离开,对于这个近两年飞速发展的企业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但梁孟松辞职的具体原因,目前尚不明朗。

如果只是因为“发展技术等待EUV光刻就位”以及“固守现有制程等待国内产业链”这种技术路线的争议,我认为尚有挽回余地。

但如果真如传言所说是人事倾轧所致,实在是令人痛惜。

众所周知,高科技行业一将难求,三星李健熙曾说过:“以前,是几十万人养活一个君主;今天一个天才能养活20万人。”

他还以比尔·盖茨为例,说明韩国只要有三个比尔·盖茨,整个国家就能提升一个档次。而自己的任务就是,寻找三名这样的天才。

在李健熙心目中,梁孟松或许就是其中一个比尔·盖茨。

梁孟松去三星后三星一度追上台积电,梁走后三星又落后了。梁去中芯后中芯三年走了别人十年的路。

这样的人才,他的下一站会是哪里,也是目前的另一个焦点。

目前网络上呼声最高的,是华为。

但这条路最大的阻碍是,华为目前搞的还是全国产化的28nm技术,对于梁这种世界尖端制程的技术天才,起点确实有些低。

甚至有人猜测,他很有可能会回到老东家三星。

但作为一名中国人,我还是不希望这一幕发生,这样的人才再次流失到国外,对中国芯片将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最后想劝中芯国际一句,中国芯片本来容错率就很低,同时也是国之重器,肩负重大使命,经不起无意义的内耗。

别让中国芯片,委屈了真正有才能的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
快乐赛车开奖 快乐赛车 山东11选5计划 欢乐生肖 广西快3走势 快乐时时彩 北京赛车 快乐赛车 广西快3开奖 飞速赛车平台